妊娠与新冠状-19

张凌峰(Bill Ling Feng Zhang)于2020年11月16日翻译
Maria Rosales Gerpe,PhD发表于2020年8月4日

张凌峰(Bill Ling Feng Zhang)是渥太华大学生物医学专业(神经科学专业课程)的四年级学生。
玛丽亚·罗萨莱斯·格佩(Maria Rosales Gerpe)是一位科学作家,拥有病理生物学博士学位,并且在分子病毒学和内在免疫学方面具有研究背景。
在领英上分享
Responsive image

2019年11月我们怀上孩子时,正值新冠病毒-19始发。2020年1月超声波确认之时,全世界对于这新型冠状病毒的报道也愈发紧迫。我和我的伴侣对于初次妊娠的走向预先有所了解,然而随着 2020年3月11号世界卫生组织官宣定性新冠为全球性大瘟疫后,我们的实际遭遇完全变样了。

世界撤退至网上。商务,医院,诊所以及助产服务都得调整适应新秩序。面对面约诊限约产妇本人。我们的助产中心很周到地通过电话会诊让我的伴侣得以和我同等参与。但是社交距离的限制规范,固然异常重要,让我们不得不束手束脚,和家人的隔离更是难中之难。

这个时期对许多在孕期中以及初为父母者来说特别的忐忑不安,因为市面上似乎还没有够充分的研究,更没有通俗易懂的资讯告诉大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鉴于此,我探索搜寻了新冠-19在孕妇和新生儿中感染和传染的数据。本文还提供了一系列咨询资源链接包括产妇分娩事宜,以及孕妇的身体和心理健康事项。

孕期和新生儿所面临的新冠风险

来源于文献资料和全国通报的临床和流行病学数据

世卫组织报道,目前全世界将近1千万新冠确诊病例,科学期刊公布超过500个新冠病人为孕妇。全世界正在追赶报道这个群体在新冠-19中的动态,已有英文报道203篇。

据报道迄今为止多数确诊新冠的孕妇表现为轻微或中等程度的呼吸道病症,几乎没有死亡案例。这说明孕妇和非孕妇因为新冠引发的重病数字相似,况且也没有病案证据表明产妇直接传染给新生儿的风险。尽管报道多为发生早产,但大多数新冠孕妇产后结果都很好。发生不良后果的病案数似乎和产妇本人的健康有关,与新生儿健康无关。1-8

荷兰截至2020年7月14日,全国新冠确诊人数5242个,新冠孕妇人数为268个,占0.5%。其中13个被报早产(少于36周),2起流产。迄今为止,没有新生儿检测到新冠-19阳性,也没有死亡发生。此外,大多数孕妇有轻微症状,45.8%咳嗽,37。6%发烧,26.6%呼吸急促。10%需要上呼吸器,进入重症加护病房的不到2%。他们还对孕妇进行阴道培养实验,只测出一例为新冠-19阳性。中国的一则研究发现无论是破腹产还是顺产,都没有发生产妇传染给孩子的案例。9 英国,截至7月17日,有13268个新冠-19重症病人进入分布在英格兰,北爱尔兰和威尔士各地的重症护理全国统计研究中心接受治疗。其中28位产妇住入医院加护病房,14位上了呼吸器。

最近美国CDC传染病控制中心报道12969个新冠-19孕妇,从1月到22号到7月21号期间,因此死亡的35例。其中27%入医院治疗,5%进入加护病房,2%入院即刻用上机器呼吸。大多数病患为西班牙或者拉丁裔,年龄在25-34之间。

目前大多数发表的研究指出孕妇得新冠的风险不一定高于常人,但是美国CDC新冠应急中心警告说孕妇得重症导致入院治疗的风险高。新冠-19孕妇大多数为西裔或者非西裔黑人。10报道说美国黑人和西班牙裔族群因为低下的医疗保护遭受到这种不成比例的影响11-12,但是不清楚这是否也影响了这个族群感染新冠-19的严重程度。这个观察结论也很难套用于其它国家的情况。

在英国,英国产科检监视系统对427个新冠孕妇研究,美国传染疾控中心一样,他们也发现超过一半的病患为黑人,以及其他少数族裔。他们还发现这些人多数在孕期的第三阶段(27-40个星期),强调手的清洁,戴口罩,保持和他人的空间距离。13 加拿大对此没有类似的报道。除了美国,其它国家没有报道孕妇进入加护病房或者需要上呼吸器。

加拿大研究互联网搜集的孕妇数据

在加拿大鉴于以往的经验,MERS和2003年SARS疫情期间妊娠和冠状病毒的相关信息有据可查,但是在这次疫情中,却没有足够的证据显示孕妇接触了新冠-19病毒,因而无法恰当地应对此病。妇产科医生Deborah Money 认识到需要大量收集新冠-19在孕妇,初为父母以及新生儿中的曝露和传染的信息数据。她是SOGC加拿大妇产科传染病委员会成员,领导着一个研究人员和医务工作者组成的大联网,收集和分析新冠-19阳性或疑似的待产父母以及新生儿的后续结果。这些数据将会用于更新提供给产妇和新生儿父母的防疫守则,以应对当前的瘟疫和将来呼吸道病原体爆发。

这个医生,护士,助产士和研究人员大联网渗透加拿大各省和地区。汇总的信息包括新冠-19确诊的产妇和新生儿的年龄,传染和出现症状的时间。诊所症状,感染严重程度(包括需要住院治疗),病理体征,新生儿重量,母乳喂养等情况都将记录在案。产妇和新冠-19阳性父母的婴儿都要做实验室病毒测试(例如鼻咽拭子)。这些数据对建立用于医院,诊所和助产服务中心的指导守则至关重要,有助于更好地照顾护理好产妇。

在安省,由名为BORN的机构负责收集这些数据。2020年5月他们上网公布了他们的首次观察报告,涵盖了54家医院,29家助产服务中心在3月到5月期间的所有数据。报告显示安省有27位孕妇确诊新冠-19。这只是初步统计,后续有来自更多的医院和助产服务中心提供的数据,因为有些医院和助产中心报告迟交了。加拿大政府提倡继续预防保护,建议待产和新生儿父母外出就戴口罩,无论是去超市,人流密集的地方,还是是看医生,保持社交距离。具体请参考加拿大政府发布的疫情期孕妇指南guidelines。安省产妇幼儿健康议会发布了专供医院和助产服务中心遵守执行的一套总指南,链接在此here

根据加拿大收集的数据,孕妇得新冠的风险并没有高于普通人。临床表现和大众一样(发烧,咳嗽,呼吸急促,浑身酸痛,乏力和喉咙痛)。至于胎盘,母乳喂养或生产过程中会否发生传染,还有待更多的数据收集才能进行评估。BORN的下一次报告内容将会在初次报告基础上扩充,它鼓励医院和助产服务机构继续跟踪确诊的孕妇案例以及疑似案例,上网查看如何参与数据收集how to participate 。这项研究确保保医务工作者能了解孕妇和新生儿父母的健康,促进和继续改进安省和加拿大的保健工作。

加拿大新冠-19疫情期的出生指南

对初为父母来说,准备孩子出生的感受可以说排山倒海。尤其是在了解了这次瘟疫期间的待产经历后会感到压力巨大。初为父母的加拿大人可以放心,各省的产妇儿童健康议会已经贯彻执行了一系列方针策略确保新生儿和产妇的健康我汇总了Cambridge Memorial剑桥纪念 医院和剑桥助产士协会友善提供的宣传册上的信息。我知道在同省或全加拿大不同省之间,不同的接产中心和医院一定会有大同小异之处。我恳请读者参阅当地的医院网站获取更多的信息。

医院接生

您要临盆了。您已经收拾好住院的包包,上医院了。踏进医院大门,您和您的伴侣得要检测新冠-19的症状,这和您之前在保健中心或诊所做产前检查时的经历相似。您会被提问是否

  • 1)新冠-19测试阳性,或者和确诊阳性的人接触过
  • 2)在之前的14天内是否到过加拿大境外,或接触过出游加拿大境外的人
  • 3)您在48小时之内,有过热度或者咳嗽

您也许会被要求做体温的测量或呼吸困难等其他身体症状的检测。他们可能还会询问您是否有其他与新冠-19有关的症状,比如咽喉痛,吞咽困难,头痛,体乏及肌肉酸痛,恶心,呕吐,腹泻或/及非肠道收缩导致的肚痛,嗅觉或/及味觉方面的灵敏度降低或者消失,体寒,以及非过敏原因造成的流鼻涕或者鼻塞。

如果您具有类似新冠-19的症状,您和您的侣伴将会接受鼻腔或口腔取样的新冠-19病毒检测。检测结束后,将要分婉的您会被批准能够进入分婉室。如若您的侣伴没有被检查出新冠-19症状,那么他/她(们)则也同样会被允许进入分婉室。值得注意的是,您可能不会被医院接受如果您还处于早期产程而不是晚期。早期产程的孕妇可能会被建议在家中等待而不是在医院。

准许进入分婉室时,您将被要求配戴个人防护准备(PPE),包括住院袍,手套及口罩。此后您和您陪伴人员都不能离开被指定的分婉室。即使您想利用走步来缓解疼痛,您也只能在指定的这个分婉室走动。如果您饿了,食物将会被提供给您。携带零食在医院包里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获得批准进入分婉室的陪伴人员可以伴您左右直到整个生产过程结束。

在医院包括生产及产后护理的整个分婉过程中,您将被要求时刻佩戴口罩。所有参加分婉的医院工作人员以及接产员和护士同样会携带口罩等其他个人防护装备(PPE)。如果您被检查出携带新冠19病毒,您的婴儿也会接受鼻腔粘膜或者脐带的取样检测。这检测也许会带来稍有不适,但这小小的努力换来的将是您婴儿的健康。在产后护理室内,您的陪伴人员(丈夫、法定侣伴或父母)可以继续陪伴在您的身旁;但如果他们选择暂时离开,那么他们当天则不能返回。此后,您的陪伴人员每天也只能拜访你一次。最后,如果您的婴儿需要特殊护理,那么您获得拜访许可批准的陪伴人员同样可以拜访您婴儿。值得注意的是,出院后,一次只有一位家长可以拜访婴儿。

任何拜访新生儿的人都可以在允许的时间限内逗留,或者选择提早离开。但每位拜访者一天只能拜访一次。四岁前的双胞胎有两位(包括家长的)拜访者前来拜访。离开时您可以选择购餐。如果您希望长时间拜访婴儿,那么工作人员将会帮助您在特殊护理室或者儿科室内就餐。

家中分婉

如果您选择在家分婉,安省助产协会建议您在家中准备好充足的个人防护用具(PPE)。与医院里一样,你的助产员将会佩戴包括口罩在内的PPE。在助产员到来前,你和你的家属同样需要接受新冠19病毒的检测。如若检测出病毒嫌疑,您的助产员将会要求与您商讨来决定将在哪里接产。换句话说,如果您的嫌疑症状足够严重,或室家中的预防护具有没有准备充足,那么您可能会被建议在医院中分婉。除了助产员以及陪伴人员外的家族成员在分婉时将不被允许在现场陪同。除了陪伴人员外的所有家庭成员都需要时刻佩戴口罩,保持距离并且勤于洗手。您的陪伴人员或者其他家属将会需要用家中清洁工具保持家中的除菌及环境卫生。

如果您被怀疑有冠状19病毒的症状,那么您的助产员将每个测量您的体温及呼吸。婴儿的健康也会被实时监控。出生后,您的孩子将会接受鼻腔或脐带黏膜的取样病毒检测。因为成产时有可能伴随着排便,且研究表明SARS-CoV-2病毒可以在粪便中找到14-16,水中分娩因病毒可能通过粪便口腔传染而不被建议。水疗因需要大量更换潮湿的防护用具产生的浪费而同样不被推荐。要知道,防护用具现在是十分紧缺的。

额外的冠状病毒19其间的妇产健康咨询:

除了在本文内提供的链接,您也可以通过以下链接来获得更多关于在这个非常时期用来支持孕妇的资讯。


本文作者Maria Rosale 是一位拥有病毒学及肠道免疫学研究经验的科普文章写手。Maria在Guelph大学的Sarah Wootton教授的指点下完成了病理学博士学位,在渥太华大学的Marc-And André Langlois教授的指点下完成了她的微生物及免疫学硕士学位,在她的硕士学位的研究中,她致力于研究病毒之间的联系,还有致癌性逆转录病毒和病毒携带者之间的关系。科学的推广点燃她对科普文章的热情,使得她一直致力于科普文章的撰写。如今,她作为科普写手为世界级领先的抗体蛋白质序列小组 Rapid Novor 工作。Maria将她的空余时间贡献给力将STEM话题与社会共享。
译者Bill Ling Feng Zhang (张凌峰)是一名渥太华大学就读生物医疗-脑科专业的学士学位的大四本科生。现在正在约翰·菲利浦·赛弗基教授的指导下完成计算神经科学有关的论文项目。他对潜入式虚拟世界的研究十分感兴趣,并且打算在来年攻读硕士学位时选择有关的研究项目。他在空闲时时间时是一名动漫以及电影有关话题的评论写手并且对此有着8年以上的经验。
Bill Ling Feng Zhang, the translator, is a 4th year undergraduate student in Biomedical Science – Neuroscience specialization program at the University of Ottawa. He is completing his honors project related to computational neuroscience under the supervision of Dr. Jean- Philippe Thivierge. Bill is also very interested in Immersive virtual reality technology from a neuroscience perspective, and is planning to pursuit a Master’s degree in the related field of research. Bill devotes her spare time as a Anime and Movie reviewer, and has over 8 years of experience as a critic writer.

参考文献

  • 1. Chen, H. et al. 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and intrauterine vertical transmission potential of COVID-19 infection in nine pregnant women: a retrospective review of medical records. Lancet 395, 809-815, doi:10.1016/S0140-6736(20)30360-3 (2020).
  • 2. Chen, L. et al. 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Pregnant Women with Covid-19 in Wuhan, China. N Engl J Med 382, e100, doi:10.1056/NEJMc2009226 (2020).
  • 3. Breslin, N. et al. COVID-19 infection among asymptomatic and symptomatic pregnant women: Two weeks of confirmed presentations to an affiliated pair of New York City hospitals. Am J Obstet Gynecol MFM, 100118, doi:10.1016/j.ajogmf.2020.100118 (2020).
  • 4. Chen, R. et al. Safety and efficacy of different anesthetic regimens for parturients with COVID-19 undergoing Cesarean delivery: a case series of 17 patients. Can J Anaesth 67, 655-663, doi:10.1007/s12630-020-01630-7 (2020).
  • 5. Chen, S. et al. [Pregnancy with new coronavirus infection: 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and placental pathological analysis of three cases]. Zhonghua Bing Li Xue Za Zhi 49, 418-423, doi:10.3760/cma.j.cn112151-20200225-00138 (2020).
  • 6. Chen, Y. et al. Infants Born to Mothers With a New Coronavirus (COVID-19). Front Pediatr 8, 104, doi:10.3389/fped.2020.00104 (2020).
  • 7. Khan, S. et al. Impact of COVID-19 infection on pregnancy outcomes and the risk of maternal-to-neonatal intrapartum transmission of COVID-19 during natural birth. Infect Control Hosp Epidemiol 41, 748-750, doi:10.1017/ice.2020.84 (2020).
  • 8. Vintzileos, W. S. et al. Screening all pregnant women admitted to labor and delivery for the virus responsible for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Am J Obstet Gynecol, doi:10.1016/j.ajog.2020.04.024 (2020).
  • 9. Wu, Y. et al.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among pregnant Chinese women: case series data on the safety of vaginal birth and breastfeeding. BJOG, doi:10.1111/1471-0528.16276 (2020).
  • 10. Ellington, S. et al. Characteristics of Women of Reproductive Age with Laboratory-Confirmed SARS-CoV-2 Infection by Pregnancy Status - United States, January 22-June 7, 2020. Report No. 1545-861X (Electronic) 0149-2195 (Linking), 769-775 (Centres for Disease Control, Morbidity and Mortality Weekly Report (MMWR), 2020).
  • 11. Quality, A. f. H. R. a. Disparities in Health Care Quality among Racial and Ethnic Minority Groups: Selected Findings from the AHRQ 2010 NHQR and NHDR. (Rockville, MD, 2010).
  • 12. Hostetter, M. & Klein, S. In Focus: Reducing Racial Disparities in Health Care by Confronting Racism, (2018).
  • 13. Knight, M. et al. Characteristics and outcomes of pregnant women admitted to hospital with confirmed SARS-CoV-2 infection in UK: national population based cohort study. BMJ 369, m2107, doi:10.1136/bmj.m2107 (2020).
  • 14. Zhang, J., Wang, S. & Xue, Y. Fecal specimen diagnosis 2019 novel coronavirus-infected pneumonia. J Med Virol 92, 680-682, doi:10.1002/jmv.25742 (2020).
  • 15. Zhang, Y. et al. Isolation of 2019-nCoV from a Stool Specimen of a Laboratory-Confirmed Case of the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COVID-19). China CDC Weekly 2, 123-124, doi:10.46234/ccdcw2020.033 (2020).
  • 16. Holshue, M. L. et al. First Case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 the United States. N Engl J Med 382, 929-936, doi:10.1056/NEJMoa2001191 (2020).

类别:公共卫生